今天是:
当前位置:专题专栏 >> 40周年征文

我眼中的改革开放40年

发布时间:2018-08-01浏览:69发布人:机关第五支部 吴文君来源:本站

我,生于1981年,是人们常说的最幸运的一代,我也这么觉得!我们的幸运有很多方面,80后没有经历祖辈们那缺衣少食、遭受侵略、流血牺牲的峥嵘岁月,也没有经历过父辈们那一穷二白、从零开始的新中国起步年代,说我们80后是幸运的,更是因为我们是与改革开放几乎同步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我们用自己的眼睛见证了我们伟大祖国的进步,我们更是改革开放最直接受益的一代,来,我讲讲我眼中的改革开发吧!

 

童年记忆里的那一片荷塘——忆新农村建设

 

我生长在武汉市江岸区石桥村,听祖辈们说那里曾经是一片湖泽。然而,在我最温暖的儿时记忆中,我的家乡是一排排整齐划一红砖黑瓦的尖屋顶平方,五幢房子一列、五列一组、十组一个生产队的新农村图景。记忆中,一块块鱼池似巧克力一样整齐排列,田埂上的杨树笔直高挺整齐排列,荷塘连着荷塘一望无边,满眼都是碧绿的荷叶、粉红的荷花,童年的我最爱嗅着荷叶荷花的清香躺着田埂上望着碧蓝碧蓝的天空、一丝丝一缕缕洁白的云朵,做一场白日梦!梦中都是和小伙伴们在田埂上嬉闹、跳皮筋儿或是逮青蛙……

听父亲讲,我出生的第二年,国家突破了吃大锅饭的制度,确立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我们的家乡——武汉市江岸区石桥村成为武汉市执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先行先试的典范。

经父亲这么一提点,我模糊的记忆中似乎回忆起了那一帧帧朦朦胧胧包产到户、包产到组的场景!我家在石桥村第四生产队、第五生产组。某一天,记得一个高个子男人手里拿着一些单据走进我家,和我爸爸妈妈商量着我们小屁孩儿听不懂也不关心的“重要事情儿”。没过多久,爸爸妈妈便带着我来到一片荒废的沼泽边,他们把还只有45岁的我安顿在一棵大树下,请奶奶守着我。他们便开始干活,用大大的箩筐和扁担将沼泽地里的淤泥一筐筐担起、运送到不远处的坡地边堆放,他们说要挖出一个池塘种植莲藕。因为太年幼,我的记忆至今只记得在34月还略显寒冷的天气里,一群强壮的青年人和我的爸爸妈妈一起挖池塘,我时而和泥土里的蚯蚓做游戏时而看看不远处辛勤劳作的大人们,奶奶则陪伴在我身边择菜。他们把裤腿高高卷起,光脚踩在还有点凉意的沼泽里,不遗余力地做着挖、担、运输的动作,高强度的劳作让他们脱掉了外套、脱掉了毛衣,穿着或宝蓝或水红的秋衣在初春的大地上,挖淤泥、担淤泥、运淤泥……

后来我才明白,那是我家按照联产承包责任制分配下来的一块池塘,那些劳作的青年都是我们一个生产组的壮劳力。他们今天帮你家挖,明天帮他家挖,竭尽全力、不遗余力地互助帮扶。后来,我才明白,我记忆中一片片整齐的鱼池、荷塘,全部是父辈们用扁担和箩筐,一担担肩扛、手提、背驮挖出来的!每年冬天冬至一过,最热闹最振奋的场景就是池塘收网了!从池塘的一个角下网,靠人力沿着池塘的侧边,向下网的对角一步步收网。快走到对角的时候,就可以看见鱼儿漆黑的脊背在拥挤的渔网空间里不停地游窜,收网的那一刻,无数的鱼儿从水面蹦起,溅起水花无数,收网的人、观看的小朋友无比幸福的笑容在脸上逐渐晕开……每走往每每回忆到这里,心中不免涌动着一种温暖的情感。

“你知道吗?武汉市石桥村的鱼和藕都销往全国啦!畅销得很呐!”至今,谈起那个时候,我爸爸的话语中都透露着无以言表的自豪感。

 

我家的蘑菇一朵朵——我眼中是私有制经济

 

在社会主义新农村中幸福长大的我,无忧无虑地慢慢长成了小学生、中学生、高中生。逐渐懂事的我,渐渐看到在村集体工厂里的父母经常因为收入低的问题愁眉不展。他们在为我和妹妹的学费发愁、为我们家的经济状况发愁。我也逐渐变得沉默寡言,我害怕有一天我没有钱交学费而辍学。

直到有一天,爸爸妈妈非常严肃地跟我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告诉了我们一个决定:爸爸准备从八一金属制品厂辞职,妈妈从新华毛巾厂辞职!这两个村办企业都快要倒闭了,我们要创业!我要为了你们的学费、你们的生活拼一把!你们看,国家刚刚把“明确非公有制经济是我国的市场经济重要组成部分”写进了宪法!我和你妈妈准备办工厂!你大舅在东西湖的食用菌工厂不是办得挺好吗!我们在石桥也办一个!

爸爸妈妈说干就干,请大舅来手把手教授他们种植食用菌的技术。1999年的暑假,17岁的我和12岁妹妹参与了食用菌工厂生产经营全过程:我们认真清点那一百斤一包的棉籽壳和玉米棒碎屑(食用菌的培养基);我们在每个清晨做好早餐、送给在工厂辛勤劳作的父母;我们承包了家里的所有家务,扫地拖地、洗衣服、买菜、做饭……从那个暑假开始,我懂得了责任和成长!父母为了这个家庭,为了子女的学业,他们辞职创业,不辞辛劳地在工厂里进行劳作:培养基分堆、发酵、灌装、接种菌种、排列摆放、降温洒水……从初夏的5月一直忙活到盛夏的8月,我们看着呈筒状的黑色的食用菌培养基由两端慢慢生长蔓延出雪白雪白的菌丝,一天爬2公分、2周爬满一个培养基筒,眼中满是期待!当整个食用菌培养基筒都爬满了雪白的菌丝以后,父母就会给每一个菌筒耐心地浇水、保湿控温,再过一周左右,我们发现菌筒的两端张出了一丛丛灰色的小蘑菇。时至今日,我仍然记得,当父母看到一丛小蘑菇从菌筒里冒出来的时候眼神中蹦出的惊喜与期待!那种眼神会放出光芒,让你永远都记得。

在精心培育下,小小的一丛丛灰色蘑菇会慢慢舒展、生长出肥厚的叶片和强壮的伞柄。在8月高温的天气里,大约34天左右,我们就会收割第一批蘑菇。那个时候,我可为我家工厂而自豪了,因为作为一个高中生的我,竟然知道香菇、平菇、银耳、金针菇、猴头菇的种植和生产全过程,还熟悉他们的习性,明白他们类别和属性,更清楚他们的口感和食用价值!

还记得,那是8月中旬的一个上午,我和妹妹在家里操持着家务,爸爸妈妈有说有笑神,情愉悦而满足地走进家门,当他们把那第一笔“款项”叠得整整齐齐地交到我手上时,说:君伢子,今天第一次卖了蘑菇,我们一共卖了285元,你先收好!你和妹妹的学费我们有着落了!

我是泪眼朦胧地收下学费的,每每回忆起来,那个场景、那种温暖,回想起父母因为辛勤劳作和熬夜而布满血丝的双眼,那份心疼父母的酸楚都会化作眼泪一涌而下。我知道这是父母白天在工厂劳作,凌晨3点摸黑起来收割的蘑菇,那是父母凌晨4点踩着三轮车将一筐筐蘑菇与商贩讨价还价卖来的血汗钱,那是父母为了子女的学业而拼尽全力的努力……

我感谢,我们的祖国在陷入集体经济发展困境的当下,勇于刮骨疗伤,突破局限,改革创新,大力支持私有制经济的发展!只有这样的大方针、大政策顺利实施,我的父母才敢于从体制中跳出来,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用创新和实干为小家、为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出一份力,我为祖国的改革开放而自豪!我为我勤劳勇敢的父母而自豪!

 

我爱我的工作——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1988年,小平同志第一次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要用科技技术解放生产力、发展社会经济,自此已经足足30年了!

非常有幸,我现在是一名科技管理工作者,一名武汉市科技局农业科技处,参与武汉农业科技项目管理的公务员。我每天的日常,就是参与管理武汉最前沿科学技术项目、参与制定最符合本地区优势发展的科技政策,为武汉的科技工作者服务、为武汉的科技事业谋发展。

我亲眼见证了在市科技局在20多年前就开始资助的湖北大学蔡德田教授的创新项目,这位教授在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创立的杂交水稻体系之外,创新了另一个了不起的水稻育种模式——多倍体水稻!该项目将会是进一步解决全世界人口粮食问题的一大突破创新点!这项成果,还在20182,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访问武汉期间,作为武汉本地原创农业高新科技成果进行了对外展示!

我亲眼见证了自2017年开始,武汉成功举办的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9场大型科技成果专场对接活动,现场签约项目398个,签约金额达433亿元,科技成果转化对接活动密度之大、规格之高、项目之多,前所未有。除此之外,我们还参与并组织了全市1026个有意转化的科技成果项目在各媒体上进行广泛推介,供全市社会机构和广大企业根据自身的企业发展需求进行踊跃的对接。

我更亲眼见证了70000亩设施蔬菜基地的建设和运营,在保障我市“菜篮子”工程顺利实施过程中的卓著成就;亲眼见证了“双水双绿”稻虾共养模式的起草与试验,为湖北小龙虾产业再添辉煌;亲眼见证了第一支猪细小病毒病灭活疫苗的诞生、也见证了猪蓝耳病疫苗产业化生产的发展……正因为身在科技管理的第一线,我深知在科技创新突飞猛进的今天,我们的国家要实现两个100年目标、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一定要将科学技术的发展当做第一生产力!就一定要将改革开放坚持到底!

30年前小平同志“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号召在今天依然嘹亮!

40年前小平同志吹起的“改革开放”的号角永远嘹亮!